jizzjizz國产免费a片正面垂着颜色褪掉的绳索

发布日期:2022-07-22 12:21    点击次数:94

jizzjizz國产免费a片正面垂着颜色褪掉的绳索

作者:kkmanlg「嗯……如何呢、我的胸部?」「我也是。」「我才不会认输呢!」一堆女孩子们,用自豪的胸部挤向一名男生。 「没问题,我会疼爱所有人的。」 男生伸出双手,尽情揉捏女孩子们贴满每个地方的胸部。「啊、咿、哈啊啊嗯!」「嗯、哈、呼、咿、嗯嗯!」「呀、啊、咿、呀、呀啊!」这是一名最喜欢胸部的少年,夺佔学园所有女生胸部的故事。 ---- 第一章祠之神灵‧八云是学园的创立者! ---- 西条太一,每天早上都从郁闷情绪中醒来。从窗帘透进来的光芒,知道早晨 来临,急忙撑起沉重身体。无可奈何起床,打开窗户,就算进来新鲜空气,心情 也总是无法开朗。就读高中过了一个月,打从入学那天开始,就没有过任何一天 清爽的早晨。 「唉、真烦啊……」身为高中生,在学校的时间佔去一天大半,对太一来说,没有比这更让人烦 闷的时间了──再过不久就得上学。虽说叹气会让幸运逃走,但幸运肯定是对太 一避而远之的。 穿好制服,準备早餐、中午便当。父母工作长时间不在家,只有正月和祭典 时才会回来,身为独子,煮饭洗衣通通都得自己来。 吃完早餐、洗碗、刷牙,做好準备后,房间传来对讲机的声音。「现在过去了……」对等在外面的人说一声,锁上窗户打开门。「……早安。」「……嗯,早安。」在那里的女孩子轻轻点头,保持微妙距离,等太一踏出一步。留有长度超过 肩膀的双马尾,少女名为东初弥生。 太一跟弥生是青梅竹马,小学、国中、高中一直都是同校,是切也切不断的 缘分。 「……走吧。」弥生表情跟太一相同,感觉很阴沉。因为双眼大大,有着鼻樑挺直的脸庞, 表情起伏很容易看出来。 「嗯……」早晨的新鲜空气,留下不太自然的沉重气氛,两人一起走向学校。 两人就读的学校、私立东条院学园,是江户时代创立的男女混校。直到不久 前还是女子高中,现在学生数量大约两百人。从学生数量来看,是小规模的学校 ,但学园设施却相当充实,而且收费是公立高中的水平。加上是每年不管国立私 立,都持续有许多学生考上有名大学的名门学园。 若是只听到这些,就会自然认定『东条院学园一定是很出色的学校』。但是 ,来到这所学园一个月的太一,却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想法。 太一跟弥生两人,持续一些没什幺营养的对话后,抵达学园。「……又来了。」来到玄关,太一就碰上每天都得面对的课题。因为──鞋柜被扔了大量垃圾。不只是恶作剧,而是彻底厌恶的结果。「太一……」「没事的。」「……可是。」「别在意。」鞋柜每天都会扔进纸屑、图钉、臭抹布、没吃完的麵包。鞋柜被当成垃圾筒 ,想要找出乾净的室内拖鞋,也是找不到。不过太一本来就没放室内拖鞋,都是 每天拿回家的。 害怕被弄髒,就不能把脱鞋放到鞋柜里。放进去很快就被偷,所以必须拿回 家。太一现在穿的室内拖鞋,从五月算起来是第三双了,之前两双莫名其妙消失 ──十有八九是被偷走的。 碰上这种情况,谁都不会使用鞋柜吧。可是,若不使用的话,又会遭来『清 乾净!』的责骂。 出现这一幕,是现在东条院学园的阴湿霸凌──对女学生们来说,男生就是 用来欺负的。 女学生会这样欺负人,是无法容忍男生们的存在,为了将男生赶出学园,出 现这种举动。而且学园理事长还默认、加以支援,男生从一开始就输了。 这所学园的理事长‧东条院舞,从自己就任学园理事长开始,就开始主张要 转换成女子高中。所以,给予女生们绝对信赖,包含那些违抗离去的人们,对男 学生是相当讨厌。 「你们快点滚吧。」入学没多久后,理事长就这样说。当然,太一也很厌恶理事长。之后远远看 见理事长的背影,就会闪远一点避免擦身而过。 太一入学时,男生包含自己在内共有四人。当然所有人都是一年级新生。没 有学长。 一开始大家想说尽量忍耐,但一人接着一人减少──到昨天,只剩下太一了 。 也就是说,东条院学园现在儘管高唱男女合校,男生却只有一个人。然后, 这个人是西条太一──几乎所有学生都把他当成霸凌对象。 东条院学园创校当时,是要当作男女合校榜样的。但随着时代经过男生消失 ,直到最近都是女校,而且是超越常识的名门女校。 然后随着时间经过,渐渐陷入经营不振的局面。为了打破这个现况,决定招 收男生入学──就是男女合校。 话说回来,原本东条院学园在世人认知中,是长期以来的名门女校,没有什 幺男生前来报名。大部分的学生,面对东条院学园的超高等级印象,就打退堂鼓 了。确实,学费便宜,设备充实,但长年营造出来『千金大小姐就读的高贵学园 』,印象是无法轻易消除的。 而且,这所学园位于小山丘上,交通很不方便,这更是无法聚集学生的主要 原因。巴士在通学时间,一小时只有一班。理由单纯就是没多少人搭乘。 就读这所学校的学生们,大多都是搭乘私家车。酒柜、高级座椅、还有液晶 萤幕的完美高级轿车。所以,就读东条院学园的三年间,从未利用过大众运输工 具的学生并不少。对她们而言,搭乘电车或巴士,反而不方便吧。 虽然单方面画出富有家庭的区隔,但对于生在普通家庭的学生来说,与其选 择东条院学园,到其他学校去的好处还比较多。所以就算发表共学化的宣言,也 无法立刻就招收到大量男生。 然后,这所学园无法招收到男生──同时,就算招收到也读不了多久的最大 原因,就是太一每天不得不接受,让人难以置信的女尊男卑校规。 举例来说──打扫都是男生负责。男生不能使用福利社。男生不能使用图书室。上体育课的日子,男生要準备所有器材道具。男生不能使用盥洗室。还有其他很多没有常识的校规。因为这种校规,男生利用学园设施的机会, 就被压缩到极限了。用充实设备当作噱头招收男生,真正入学之后却几乎无法使 用,根本是诈欺吧。 所以说,这些校规从共学化之后,就一直存在。毕竟,在共学化实施与否的 僵持阶段,让那些反对人士愿意点头的主因,似乎就是这种不平等校规。为了保 有女性尊严,是不需要讲理由的。在学校的介绍手册上当然不会写,外部人士也 几乎没有得知这种校规的机会。所以,男生是在一切遭到隐瞒的情况下入学,在 注册费、学杂费缴完之后,很快就被退学,这种系统可说是完成了。 就读存在这种无可救药的校规,自己又彻底讨厌的东条院学园,太一却没有 休学的理由──就是每天早上一起上学的青梅竹马。 东出弥生,跟大部分的东条院学园学生不同,在小康家庭长大。父母工作早 出晚归。一个月内有半数日子过了十二点才回家,也不稀奇。 从以前开始,放学后弥生就得回去看家,几乎没有跟同学一起玩的记忆── 唯一例外就是太一。 太一住在附近,从小感情很好。然后,玩耍时候太一都在身边──发现到时,弥生双眼已经离不开太一了。弥生很喜欢太一,但这份心意无法传达给本人,时间如此流逝──即使到了 高中,依然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係。 弥生决定就读这所学园的时候,是在一月中旬。高中入学测验当天,弥生收到一封信。那是名门东条院学园的入学推荐函。 上面写着欢迎以资优生身分入学,学杂费、其他设施费用一律免费。 为何赫赫有名的大小姐学校‧东条院学园,会送来这封信,还不清楚理由, 但确实写着自己名字跟住址。 弥生考虑家庭状况,决定就读东条院学园。跟太一志愿的高中不同,然后自 己配得上这种大小姐学校吗?有两个问题等待弥生决定。 「怎幺?有烦恼?」弥生相当烦恼无法决定,太一某天这幺询问。「那个……」弥生告诉太一──自己收到入学推荐函,是很高兴。为了不要造成父母负担 ,希望就读东条院学园。但自己一人会感到很寂寞。 可是,说不出自己对离开青梅竹的这件事,感到很难受──这也是最重要的 理由。 「……那幺,我也就读东条院学园吧。」太一认真默默聆听,最后说了这一句话。「可是……」「跟妳读同样高中也挺有趣的。就这样吧。」「……真的?」「嗯……很期待啊。」「……嗯!一起上学!」另一个不安,是太一的成绩。这个时候,以太一成绩要挑战东条院学园,怎 幺想都是愚蠢之举,班导师从头反对到尾。 所以,成绩优秀的弥生,直到测验为止,都一直教导太一。太一说着『总是 麻烦妳啊』jizzjizz國产免费a片,但弥生只要跟太一在一起就很幸福了,一点也不难受,不如说,她 不想错过这个时间。 最后,努力得到收穫,两人都成功合格了。「怎幺,只剩下那家伙啊。」「谁管他,反正就是垃圾。」「去看看鞋柜吧。」下课时间每次都是损人大会,而且霸凌言词越来越难听。「去死。」「很难受吧,死一死就轻鬆了。」「我也这幺想呢,哈哈哈。」因为是特地说给自己听,这已经不是损人的等级了。(听到了啦!虫子、偷窃惯犯什幺的,干……嘛,听听就算了……)这所学园的霸凌、非议,都是对于男性本身的厌恶,所以是针对太一。女子高中只有几个男生,女生们一定会抢男生争得头破血流,剩下自己一个 的话,就能尽情徜徉女生乐园,很容易给人这种印象。若说在入学前,太一没有 这种憧憬是骗人的。应该说很期待这样。 但是,实际上根本没有这种机会。取而代之的,反而看见女生内裤的机会多 到不得了。这不能算是奖赏,而是已经看腻了。现在,把太一当白痴耍的女生们 ,都大胆张开双腿露出内裤。 「说真的呢,希望他消失,不要碍事……自己以为很受欢迎吗?那个废物。 」 (……没听到没听到。)下课时间乾脆逃出这种髒话不断的地方,但又有桌子被扔满昆虫尸体的危险 性。太一只能装睡了。要离开教室只有去厕所的时候。当然,回来时候抽屉就会 塞满昆虫尸体了。 「怎幺可能那样呢?若有谁会喜欢那种人,代表脑袋坏到连医院都束手无策 吧。」 「也是呢。」「哈哈哈。」(没听见……没听见。)这所学园,有男生存在也很不错。当然会有女生这幺想。但害怕跟男生说话 ,自己会变成受到欺负的目标,结果没有女生敢跟太一说话。 「……嗯?」只有弥生例外。「第二选修教室……啊。」只有弥生每天跟自己一起上学,午休一起吃便当。只是,无论谁去找谁,都 有捲入麻烦之中的可能性,只能用简讯告诉彼此集合地点。 太一拿着便当离开教室。「太一……」打开第二选修教室的门时,弥生挂着忧心表情,坐在椅子上等候。「抱歉,来迟了。」「嗯,我也是刚刚才来。」太一跟弥生桌子靠在一起,坐下打开便当盒。「……啊。」弥生先注意到不对劲。「嗯?怎幺──啊!」便当里面,本来装着今天早上弄好的配菜,却全部变成砂子了。弄成这样根 本不能吃。都是砂子。 (是谁干的……不。)犯人明显很清楚了──肯定是讨厌太一他们的女生吧。(……话又说回来,这也太过火了。)恐怕是趁自己去上厕所时,偷换的吧。难得早起弄好的便当,现在肯定扔在 垃圾桶里了。 (……可恶!)怒火涌现。不知不觉,嘴里有了血的味道。下意识咬紧嘴唇了吧。「好过分……」弥生快哭了。「……果然、我──」「约定好不能说那句话吧。」「啊……对、对不起。」弥生想过自己退学的话,太一就不用受苦了,但事情没这幺单纯。身为资优 生的少女,若自己主动退学,至今学园负责出的钱都必须全额付清,但很可惜, 弥生家庭出不起这笔钱。 所以,太一只能想办法忍耐。「算了。」就算真能找出犯人,也会得到『西条同学栽赃到我们头上』的回答,自己早 就知道加害者的嘴脸了。 毕竟敌人将近两百人。无论用什幺方法,自己都没有胜算。只能忍耐了。只有这个才是最好的方法。(我知道……我知道、可是──)此时,太一想起──这就是东条院学园的真实面貌。放学后,女生们参加社团活动或干部会议,都离开教室了。另一方面,男生 ──从今天起只有太一──对他来说,放学等于打扫校园的痛苦时间。 开始用抹布擦拭教室地板,走廊跟楼梯都要擦乾净。这是因为学校删减雇用 清洁人员的经费。 要在一天内把学园打扫乾净,是不可能的,只能打扫预定範围,但这样每天 打扫时间还是超过两小时。 今天用扫把打扫校园后门。因为东条院学园面积相当大,后门附近也是很大 一片。若不快点开始,恐怕太阳下山都扫不完。 「嘛,就这样吧。」开始打扫后三个小时,天空已经变成橘色。默默打扫的结果,就是顺利扫完 了。 「……嗯?」查看周围有哪里没有扫,视线突然停在一个地方。「……那是什幺?」不知不觉,走进学园禁止进入的地方。自己有在学园周围散步过,却没来过这个地方。(……祠堂?)所以,自己也不知道后门一带深处,有这种类似祠堂的东西。没有多想走过去,那是很难称为祠堂的东西,正面垂着颜色褪掉的绳索,旁 边摆放早就枯掉的花束。还有青绿色的瓷器,里面装着很像神酒的液体。藏在树 丛相当裏面,是几乎不会有人发现的地方。 (难得嘛……)太一找寻能够代替枯花的花朵。既然都来到这里了,至少把花朵换成新的吧 ──这幺想着。 刚好季节到了,花朵盛开。摘了一朵又一朵,当作替代用的花束。「就这样吧。」不知祠堂祭拜什幺神明,但在神明面前,依旧双手合十献上敬意。(希望能不再被霸凌……)「……好,回家吧……」「喂。」转身打算踏出脚步时,突然停了下来抖了一下。「嘿嘿,有听到吧……喂!转向这边!」──自己有听到。(刚刚都没人在啊……)但耳朵确实听到声音了。(糟、糟糕……)恐惧瞬间侵蚀全身──但就算想逃,很奇怪的是双脚颤抖,完全动不了。像 是双脚被固定在水泥地了。 「真是,转过来啦……啧,算了……」这幺说着的声音,身影出现在太一面前。(──咦!?)吞了口水。「飘、飘、飘浮……!?」眼前出现一名年轻女性。年龄二十多岁吧。穿着桃色布料、搭配银杏叶花纹 的衣服,然后──飘浮在半空中。 「喂!」修长凤眼看见太一的脸之后,瞇了起来。既然对方浮在空中,就能确认裙襬底下的双脚。但因为衣服袖口长得太不自 然,双手遮着看不清楚。 「你想说什幺!啊!」 感觉像是从江户时代穿越过来的高挑女性,发现太一看着她后,劈头就是一 顿骂和锐利视线。 自己想确认对方是不是人类,但女性似乎很不开心的样子。「别一直盯着看啦,嗄!」太一渐渐回神过来。「对、对不起……」 「哈!算了……话说回来,喂!」 「是、是的!」女性瞪过来,袖子太长完全看不见的双手,捧着太一脸颊上下打量。因为事 情太过突然,一直没注意到,仔细看看,这是一个美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大美女。 长度及腰的光滑黑髮,跟着流风美艳飘动。视线虽然锐利,但搭配那张工整 脸蛋,有着相当高贵的气质,最让人双眼离不开的,就是那对跟本犯规,数字达 到三位数的胸部。即使穿着衣服,分量却是大到快要挣脱腰带、整个蹦出来似的 。 「有些话想要问你啊。」「问、问题……吗?」「对对,虽然不想跟小鬼说话,但我最近都没跟人类说过话啊。」(就是跟人类以外的生物说话吧……)这幺想着,但没有说出口。若是单纯问话就好了。一个不好碰上难题,没有 好好解决的话,恐怕不能活着回家了。 「若我可以的话……」过于紧张,光是挂起虚伪笑容就很勉强了。「这所学园的创始人……」「……算是啦。」「……神灵吗?」「谁那样说过啊?」「不、这个、该怎幺说……身体飘浮、还有感觉……」「喔,你还挺有眼力的嘛。」(看到的人,大概都会这样想吧。)要说是这所学园的创始人、或者是神灵,这个女性都有着让人如此确信的氛 围。 (……没想到会遇见东条院学园的创始人。)东条院学园创立于江户时代。这位女性自称创始人的话,就是活在那个时期 吧,称为神灵也挺适合的。 (也不是幽灵……)「嘛,神就神吧……然后,你是?」「什幺?」「你……叫什幺名字?」「名、名字吗?西条太一……」「西条……西条?」两人持续一方提问,另一方回答的对话。突然中断对话,是太一报上名字的时候。「咦?咦……」「姆。」女性不知道察觉些什幺jizzjizz國产免费a片,交互看着太一跟半空,自言自语点头。「西条、吗?」 「咦、是的……」 「不是西条院?」「西条……啊,不过很久以前是西条院,过世的爷爷这幺说过……」「真的吗!」「咦?是的……」「呵呵……呵哈哈哈哈!」想说对方整张脸都快贴上来了,这次却是突然抱着肚子大笑。在这个女性面 前,自己藏不住困惑。 (咦、怎幺了?我的名字有哪里奇怪?)希望眼前这个女性,说出听到西条两个字就大笑的原因。「这样就没错了……喂!」「是、是的!」「你喜欢大奶子吧。」「咦!?」女性用几乎肯定的语气询问。「哈哈哈,不用隐瞒,怎样、喜欢吧?说你喜欢!」「不、是、是的……喜欢。」没错──自己最喜欢胸部,最喜欢巨乳。因为青梅竹马的弥生,胸部很有存 在感吧。根据推测应该超过97公分──但眼前女性感觉更大。 「不过,为什幺知道这种事情?」虽然无法隐瞒乖乖点头,但到底是什幺原因,初次见面的女性,就能看穿自 己的性癖好? 「嘛──」女性看了太一困惑的模样,呵呵笑着。心情似乎很好。跟刚刚的差距实在太 大,反而更恐怖了。 「因为脸啊,跟那家伙很像。」「……那家伙?」「嗯?啊啊,没啥没啥。啊,愉快愉快。哈哈哈。」在空中飘了好一阵子的女性,最后慢慢降落在太一身边。背后黑髮优雅飘舞 ,全身散发成熟女性的魅力。 「那、那个……请问、您叫什幺名字?」「我?」「是的……」「我叫八云,东条院八云。」「东条院、八云……小姐。」「啊?嘛,照我说的就好。八云。」「咦?啊、这、这样啊……那、那幺……八、八云。」「姆……呵呵、惹人怜爱的小男孩。我也叫你太一吧……对了对了,太一, 你在这个指南所就学?」 「咦?……指南所?」「嗯……啊啊、现在叫什幺?……学园吧。」「啊、是的。」「喜欢这里吗?」「……还算可以……」当然是说谎。其实心里对这里很干。「……算了……男人有几个?」「……我一个。」「……啥?」八云又瞇起眼睛,瞪着太一。询问是否弄错的声音,更加低沉。因为是神灵 的关係吗?那股魄力不是开玩笑的。 「喂,再说一次。」「……这所学园,色欲久久久天天天综合网精品只有我一个男生。」东条院学园不只学生,连教职员跟员工都是女性。这所学园腹地裏的男性,只有太一一个。「……唉。」八云重重叹气,可是似乎早有预料,说着『果然啊』。「反正,东条院的女人都眼高于顶,连话都说不来吧。」(完全正确!)「……其实,在这里就读的人,大抵都跟我有血缘关係。应该不是全部,但 大部分是……知道吗?」 「这样啊……我不晓得。」当然是第一次听到。不过自己应该无关吧。「我创立之时,都是一族的人入门。毕竟,原本这就是盖给她们用的指南所 。」 「专门给这些人使用,类似私塾那样?」「没错。嘛,也有全部都是女人的时期,但本质不同。」「嘿,这样啊……不过,为什幺创立这所学园?」「……你问了个怪问题啊……很在意吗?」「嗯、有些……不,很在意。」希望明白是依靠什幺理念,创立这所学园的,毕竟太一遭受欺负。(应该不是盖来欺负男人的吧……哈哈。)希望不是如此。「以前的事说腻了。就这样。别再问了。」「……我知道了。」太一点头,八云抬头看着天空,碎碎念。「我……有喜欢的男人喔。」「……咦?」「……是说,那张脸……可以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!啊啊!」「不、那个、怎幺、应该不是说可爱──好痛!」 突然,脑袋被敲了一下。不像是女人的力气。很痛。 「真是,所以才说西条院的小男孩啊。」(这也不用打人吧!)就算流泪回瞪,八云也若无其事。「然后,嘛、那个……我喜欢、那家伙、但是这个、没有传达给他知道…… 我呢、就、就是这种个性啊,喜欢逞强,反正我不像个女人吧,这样说着……现 在想想,只是一味逃避。」 八云淡淡说着回忆,可是有些寂寞感觉。「不只是我,东条院的所有女人都这幺认为。任性逞强。男人是依靠女人的 存在,现在也是这幺想吧。」 (遗传基因就注定要欺负男性了……)「可是,这样不行啊……话说回来,我有个妹妹,外表个性几乎都跟我一样 的妹妹。感情是很好啦……但很常吵架。为了一些芝麻小事……不过,她改变了 。为了一个男人,感觉像是骗人啊……之后就笑口常开。也不吵架,感觉似乎很 幸福……我为什幺要说这些呢?仔细听好──」 八云用『接下来是重点』的视线盯住太一。「有时,坦率是必要的。不要逞强,喜欢就说喜欢吧。不要害怕被谁看不起 ……否则、会后悔的。」 就像我这样──八云最后一句讲得很小声,太一听不到了。 「所以,才设立这种男女即使不愿意,也得面对彼此的地方,这家伙那家伙 也……嗯?喂,太一,那是什幺脸?」 「咦……脸?」「不是又红又肿了?」「啊啊、这是……」就跟八云说的一样,当然是因为自己遭到厌恶的缘故。女生用扫把敲脸,用 教科书扔人,都是家常便饭了。 这应该是刚刚在走廊,经过理事长室时,一大叠文件直接朝自己砸过来的缘 故吧。还是感觉有些火辣辣的。 「这是……摔倒了。」若真的告诉八云原因,她会不开心吧,因为她说东条院学园的学生,都是她 的子孙──这幺想着,太一说谎了。 「……太一,竟敢对我说谎,很有胆量嘛。」「咦?」(被看穿了……?)「就是说你啦!竟然小看我……而且面对神灵,却像面对人类那样撒谎是怎 样!」 八云说得有如自己职业就是神灵似的,再次用锐利视线看着。「不、那个……」「在这里上学很快乐,你想这样撒谎?是吗!」(这也被看穿了!?)「俗话说事不过几?」「三、是三──好痛!」「就是那样!」(才两次吧!)「喂!说老实话!否则、呵呵……你知道的。」看来,八云很不喜欢有人说谎,相当不爽的样子。嘴巴笑笑,眼神却完全没 在笑。看见那个表情,还会想说谎的人,不是大胆就是白痴。 「我、我知道了……其实。」太一说出入学之后,持续遭到的霸凌。「别开玩笑啦!!!」结束一轮说明后,学园响起让人担心玻璃会不会震碎,八云相当有魄力的吼 声。 「行长的后裔……不可饶恕!杀了他!太一!!」 「咿!」「为什幺一直不说!啊!」「呜……好、难过……」八云用不像是年轻女性的强大力量,抓起太一衣领拉起来。这是要自己回答 ?还是要自己无法呼吸? 「不、那、那个……」「而且还创造没有男人的学园!?别开玩笑!我可不是为了这个目的,才创 立指南所的!喂!!」 让脖子疼痛,刀刃般的锐利视线,让太一明白不能继续激怒八云了。「那个混帐小子!杀了他!!」「冷、冷静一点……」(我会死吗……?)八云用几乎要杀人的气势吼着,约一小时后。「你有在听我说话吗?」──否认就杀了你。加上这一句,八云呵呵笑着。这个神灵不喜欢开玩笑。「不、那个……」「总之听好了!」「……是。」只有乖乖听话的份。心惊胆跳等待下一句话,然后听见一个咳嗽声,浴衣姿态的女性贴过来。「抱我!」「……咦?」「抱我!」八云说出超乎想像的台词,太一浮现反应不过来的表情。(怎幺……?抱、是、那个……意思?)「……那、那个、是──」「抱我!上我!」 八云说得太过乾脆,太一瞬间皱起整张脸。 八云看来是认真的。 (可是、为什幺……?)「可、可以、问问、理由吗……?」无论多幺好康,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说要性交,自己也无法乖乖点头吧。 「……你喜欢胸部、而且喜欢巨乳吧?」 「咦?……嗯,超喜欢的。」「好……你也很不爽吧?指南所竟然变成这种德行,对吧?」「与其说不爽……应该说,早就认命了。」「西条院的男人,别说这种没用的话!」「哇!」没有被打到。这也是每天遭受霸凌的太一,学起来的技能之一。没想到这种 时候派上用场。 「啧……听好了,我要你让这间指南所重回正轨。接着,太一!要让所有女 人迷上你,所以说──」 「哇!」八云的纤细指尖,突然摸上太一脸颊。(咦……八云?)这是光想到,就会让人脸红的抚摸。「这样就原谅你……至今为止的无礼。」八云的指尖,离开太一脸颊。「等、等一下!要、要怎幺做才能办到……?」「很简单──」八云在胸前使力做出某种动作。然后。「咦?……好、好厉害……」指尖发出紫光,有如液体那样慢慢注入空气,变成类似小卫星公转那样的形 状。 「这是催眠术。」「催眠、术……?」「啊啊,这幺想就行了。太一,这个给你。所以,上我是必要的。」「等、等等!为、为什幺您都做得到这种事情了,却不自己来?」「这个嘛──看来,我似乎无法跟你之外的人类接触啊。」「是这样吗?」「不只,你之外的人类也看不到我。只有我单方面看见而已。而且,我的声 音也只有你听得见。这是其中一个原因。而且,把这个给你,应该会比较方便─ ─所以!」 八云胸前光芒消失了。「你就用这个,尽情摆布这个指南所的女人吧!」「这种事情、真的……不过、可以吗?她们都是八云的子孙吧?」「要这样说的话,至今对你干的那些事情,又是怎幺回事?若是无礼之人, 早就杀了他,是你的话就没关係……好好告诉她们,违抗男人会有什幺下场。」 (这样……真的好吗?)「真的……可以让我爽?」「可以。只有你一个男的吧?而且你喜欢胸部,这样吧……衣服感觉很碍事 ,让大家把衣服脱掉怎样?命令大家平常走路都露出胸部喔,喀喀喀。只属于你 的胸部指南所……不对,是胸部学园,怎样?校规什幺的也任你指定!喀哈哈! 」 「……可以尽量偷看?」「当然。应该说不必偷看啊,大家都没穿衣服了,随便你看啊!」「……可以尽量揉?」「废话!这里所有女人的胸部,都是你的!师範跟门下生都是!只要你高兴 ,想什幺时候揉就去揉!」 「那个……可以尽量干?」「啰嗦!想怎幺玩都是你的自由!什幺时候干、要干几次,都任你高兴!来 、如何啊?」 无论哪个,若能够成为现实,原本这种一片忧郁的学园生活,或许将变成梦 幻般的后宫胸部学园了。 只要是喜欢胸部的人,就无法拒绝这个提议吧。(真得怎样都行吗?……喔喔、胸部学园!我想要啊!)而且,对自己毫不掩饰怒气的女性,要质疑这番话的真实性,太一可办不到 。 「……我知道了,请、请您多多指教。」「好!那就快点──看招!」「咦……!」太一视野变得一片黑──滑滑嫩嫩的柔软肌肤,贴住整张脸。(咦?……这……该不会是!)「呵呵、如何啊,太一?」(胸、胸部!?)整张脸感觉到的体温、还有柔软触感、令鼻腔抽动的香气,这都是自己第一 次体会到的胸部。这让兴奋计一口气上升。 「呵呵、瞇起眼睛了……第一次?」因为胸部贴到让自己快要窒息的地步,在可能的範围内直直点头。「喂喂,呼吸都乱了啊,真可爱。」(就、就算这幺说……)太一还是童贞,没想到第一次的对象,就是拥有此等巨乳的神灵。感觉心脏 都快蹦出去了,身为最喜欢胸部的少年,肯定克制不住。 「呵呵、太一,随便你怎幺玩喔……让我也感到快乐。」神灵浮现性感笑容,推倒太一身体。「接着,就收下你的童贞了!」八云只穿着浴衣,骑在太一身上。身材高挑有如模特儿,有如针灸般挺直背 部的姿势,很快垮下来,贴住太一。 「来,摸啊。」丰满乳房贴上去,太一视线再次被美丽肌肤塞满。超过一公尺的丰满隆起, 光是身体稍微动一下,就剧烈晃个不停,煽动兴奋。 太一话都说不出来,享受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的柔软弹力。(哇……超软的。)第一次摸到的触感,总之就是很软。棉花糖般的手感,对喜欢巨乳的少年来 说,肯定怎样都揉不腻。 「呵呵、怎样?喂……胸部的感想?」八云因为没有穿内衣,只有一件浴衣,乳房很快裸露出来。第一次目睹女性 裸体,双眼血管都快爆掉,手指张开抓住无法完全贴住的胸部。 避免留下抓痕,但毕竟没有经验,掩饰不了慌张。「很好喔,呵呵……真的很喜欢大胸部啊。」八云似乎很享受这种反应,刻意摇晃胸部,用乳房敲打脸颊。「姆、呜……」「哈哈、怎样!」这种从下面捧起八云乳房的姿势,持续触碰太一胸膛。手指有如被吸过去, 完全埋进乳房里面,手掌往上抬,乳房跟着无限变形。 「不必急喔……呵呵,随便你喜欢怎幺揉。」就算不用说也要揉。毕竟看见这对巨乳,根本忍不住。担心太用力揉,会让八云感到疼痛,但三两下就变成发情野兽了。「对对……揉得很不错嘛。」八云温柔摸着太一的头,说道。有如大姐姐那般,温柔、温暖。「呵呵,真可爱啊,太一……嗯。」(奇怪……八云?)「哈、啊……嗯!」原本引导太一,脸上从容笑着的八云,在胸部受到爱抚后没多久,嘴巴开始 喘出甜甜气息。自己渐渐抓到要领,不只是摸,还开始加上让八云舒服的技巧。 「嗯……呼、啊呜……啊、嗯!」太一被这个声音钩上,用力爱抚胸部。「咿、啊、痛、咿、咿、呀……呀、啊……咕、呜、呜……」比起同样力气揉捏同样地方,还是摸遍整个胸部,加上轻重力道揉捏,似乎 让八云更加舒服。 「呀、啊……这、个、白痴!啊、嗯、咿、嗯啊……呼啊啊!」雪白乳房染上嫣红。八云嘴里喊出恼人声音,而且音量变得越来越大。「咿、啊、嗯!呼啊……咿、啊……嗯、咿、啊……啊、呼啊啊嗯!」(该不会……有感觉了?)太一脑袋浮现这个想法。实际上不知道怎样,因为是第一次,只能相信继续 揉下去。 「咿咿、啊……呀、嗯、呀啊!咿、哈啊、嗯……呼啊啊!」太一接着瞄準乳房前端的突起,伸出舌头。「咿、啊、那种、地方!竟敢、舔!啊嗯……呀啊、嗯、呼啊……不、不行 、啊……啊、嗯、嗯啊!咿、咿、呼、嗯!」 有如肚子空空的婴儿,吸吮八云乳房。「呀、啊……咿啊!太、一……啊啊、呼啊啊!嗯、啊!」舌头舔着乳晕,上下弹着顶端粉红色的突起。双手继续揉着乳房,没有休息。(八云的胸部、真好吃……)「啊、呀、嗯呼、嗯嗯!啊啊、呀啊、啊呼!嗯、呼、咿、不、不行……啊 啊嗯!咿、咿、啊、不、不行!!」 含住小红豆般的乳头轻轻咬着,不知何时,八云声音已经喊到让周围都能听 清楚了。 「咿!笨、笨蛋、啊……那、那里、很、敏感、啊啊……不行、啊啊嗯!」看见八云身体开始小幅度抽搐,太一爱抚双乳。(……这样继续吧。)八云说不行,但怎幺看都不是真的讨厌。所以太一更激烈攻击乳头──既然 八云自己说很敏感,不重点玩弄不行吧。 「呀、啊嗯!不要……啊、不行、但是、那、那里……不、要……一直、玩 、那里……啊呼、嗯!」 往下直挺挺的乳头是种诱惑。八云扭动身体、这种抵抗动作,看来力气变弱 了。 「咿、呀、咿、啊、啊、嗯、不要、啊……太、一、呀啊啊嗯!」对準渐渐变硬的乳头,用力转动。跟刚刚的语气截然不同,八云声音越来越 尖锐,这让太一更兴奋了。 「喵啊啊!啊、太、一……这、这种、事……没、答应、啊啊呼、呼、啊! 好奇怪、啊咿、咿、不行!」 八云这种从上面贴住的姿势,现在身体渐渐靠紧太一。看来自己无法支撑平 衡了。 (果然有感觉了……)这样的话──要做的事只有一个。「喵啊、啊、啊嗯!不、行……嗯!咿、呼啊啊嗯!」虽然没有知识,但有快到高潮的预感,持续爱抚胸部。然后── 「咕、呼啊!啊嗯……不行、不行、快要、咿!咕咿……呼啊、啊、高、高 潮了!呜呜……高潮了!咿啊啊!呼啊啊啊啊!」 之后,八云身体激烈抽搐,倒在太一身上。「哈、啊、哈啊……做、做得不错嘛,太一……」「多、多谢。」(……称讚我吗?)眼前八云的身体激烈颤抖,因为暂时没有听到回答,要理解发生什幺事情, 得花一点时间。 (到底怎幺了……这是、高潮?)眼前八云达到高潮。纤细身体颤抖,身体羞耻通红。八云身体完全靠上来,在太一耳边大口喘气。八云气息喷在脸上,让太一更兴奋。「八云……」八云这种美人,在眼前出现不得了的丑态。下半身期待进一步的行为。「……我。」看来,八云也一样忍不住。「我的兴奋也无法平息……呵呵。」「呜、八、八云、那裏是……」八云浴衣几乎变成外套挂在身上,再次压住太一,腰部前后晃动,隔着裤子 送出刺激。 「咕、呜……」痒痒感觉绕遍全身,一阵发热。「接着、怎幺样呢?这里……」手光是摸到裤子的帐篷部分,太一腰部就发抖了。「怎幺、太一?发抖是怎幺回事!」「那是……」(刚刚不是跟我一样吗!)这幺想着没有说出口,若回答这句话,只会让八云更满足。「呵呵、太一,让我看看肉棒。」「咦?……知、知道了。」 虽然很丢脸,但还是乖乖照做。 跟互不认识、而且自称神灵的女性做了第一次,当然有种备德感。但身体内 侧涌现出来的慾望,将一切吹得无影无蹤。 「快点、呵呵……」拉下拉鍊,自己取出肉棒。粗壮肉棒弹了出来,暴露在八云眼前。「喔喔!不是有根很棒的东西嘛!」看见雄赳赳的肉棒,八云讚叹。事实上,太一比起其他男性也不逊色,明显比一般等级更大。「哈哈……多谢。」但这幺听见,但是怪丢脸的。「呵呵、怎幺?都流汁了啊……这样还要插进来吗?」八云死死盯住肉棒看,有时还出现挑衅眼神。「呵呵、看我的。」「……呜……」白皙修长的指尖,温柔握住流出前列腺液的肉棒──光是这样就想射精了。「咕……」「喂喂、这样就想射了?没问题吧?」「该、该怎幺说……」 「呵呵,算了,之后让你更爽喔……接着、準备好了?」 八云身体移动到肉棒正上方,渐渐準备完成──就只等着这一刻。「……嗯。」(……终于啊。)「太一、啊……嗯!」八云腰部往下压──「啊嗯!」八云阴道吞没整根肉棒。(哇……好温暖。)不知妄想过多少次的女人阴道。第一次插入就这幺温暖,出乎意料之外。(咕……好紧……好爽、溼答答的。)夹得比想像中更紧。女性性器敏感察觉肉棒入侵,整个夹紧重複蠕动。 「咿、咿咿、咕、啊……嗯啊、咕、太、太一、还……还、不错、嘛、仅、 儘管、动、吧……嗯、呼啊、咿、咿、咿……」 快感令八云颤抖,娇喘声音响亮到附近都听得见,但逞强语气还是没变。(……我也。)只是,一直被动也不好玩,太一自己摆动腰部。「咿、啊、咦?咿!笨、笨蛋、停下来!不要!这样动!咿啊!啊啊!…… 呼、咕、咿……啊!」 从下面往最里面顶上去──然后八云开始喊出悦耳声音。看来,八云是很敏感的体质。「啊嗯、不、行、这、样、咿……好难、受、啊、咿……呀啊、啊、咿…… 呼啊啊嗯!不行、不行!」 只是单纯上下抽送,就超爽的。视野饱览巨大乳房晃动的模样,摆动腰部。「住手、咿……咕、呜呜、咿啊、啊……啊、嗯嗯嗯!安分、点……这、这 样、哈、啊啊嗯!我没答应、这样做!」 太一动作很难说是熟练,但这样抽插,八云就已经舒服到自顾不暇了。「呼啊、咿呜、呼嗯!啊啊嗯、呼、呼啊、咿、咿……啊、咿!」八云握紧太一的衬衫,感觉像是拼命忍耐冲击全身的快感。(八云……)看见这种模样,太一握住八云的手。八云对这种事情经验应该不少,能够简单应付吧。「太一……?」突然握住手,八云用纳闷表情看着。太一默默浮现笑容。「笨、笨蛋……不过、谢、谢谢……」八云双手绕过太一背部,身体贴得更紧。「啊、嗯、呀啊、咿呼……嗯、呀、啊、咿、咕、呼啊啊!」太一撑起身体──变成正面座位的姿势。「咿啊啊嗯!」这样就能插得更深,也能近距离看着八云脸庞插入。太一把肉棒插得更里面。「咿、啊、咕、呼、呼啊、啊……嗯、呼啊、咿、啊、太、一!」八云的脸贴得超近──耽溺于人类淫行,快感令身体颤抖,不堪入目的神灵 表情。 「八、八云!」刚相遇的时候,对于眼神锐利的八云,确实带着恐惧印象。(……八云也是女生啊。)「太一、啊、咿咿、呼、嗯……喜欢、啊、呼啊……啊呼、啊嗯……咿啊、 啊、咕……嗯!」 但是,现在这名自称神灵的女性,感觉就是一名普通的女人了。八云委身于塞满阴道的肉棒。(没想到会这幺棒啊……太一。)在这里偷偷说,这是八云第一次跟男人性交。肉棒早就看过不知多少次,但 从未跟任何人有过经验。因为个性好胜,自己没有经验,这幺丢脸的话可说不出 口。 (是太一给我的啊。却带不回去墓里……都已经死了。)处女模在生前的自慰当中破掉了。话虽如此,第一次迎接肉棒的疼痛跟怪异 感觉,仍是相当明显。 (很痛……感觉、果然很怪……可是。)同时,跟太一合为一体,快感让全身都快溶化了。所以,八云没时间去感觉疼痛跟怪异感觉。(比想像中更烫……这就是被肉棒插入啊。)整根插入阴道的肉棒,膨胀后前后抽送,八云连脑袋深处都有高潮波浪。「呼啊!咿、咕……嗯、呼、呀啊……啊、啊、嗯、啊呼……不行、这样、 咿!不要、啊、啊呼、呜、咕呜呜!」 太一也是第一次,感觉动得很勉强。不过,这种拙劣技术让八云感到可爱。希望让八云更加舒服的想法,完全传 达过来。 (自己还要被这种男孩担心啊……哈哈。)以前喜欢的男人,身影跟太一重叠,渐渐想要撒娇。看来,这个男生把自己 看成女孩子了。 (忍、忍不住了……这样也不错、啊……)所以,平常绝对不会喊出来的撒娇声音,也无法克制冲出嘴巴了。「呀啊啊、咿咿、呀啊、慢、一点、怎、怎幺可以、太、太激烈、太一、呼 、咿咿、咿……不行、在里面、搅拌、啊嗯!」 太一渐渐掌握技巧,进攻八云的敏感点。(笨蛋!一直插那里、不行啊!)肉棒撞击八云敏感的最深处,甜美快感直达脑袋。阵阵渲染身体的刺激,让 八云意识几乎融化。 「啊、呼啊、嗯!好、舒服……咿嗯、啊呼……嗯、咕、咿、嗯!」(我忍不住了……喊出这种声音、快疯了!)八云脑袋即使理解,也无法抵抗。「咿、呀、不行!那样、太、激烈、呀啊……嗯嗯!咿、呀、啊啊!等等… …咿咿、里面、顶到了!咕呜呜!」 然后让八云感到困惑的,是心中感觉到这幺舒服。让太一拥抱,被看得一名 柔弱的女孩子,自己这样摆动身体。 「啊啊!咿!好舒服!啊咿、呜嗯!呀啊……啊啊嗯!」八云带着进退两难的苦恼,太一肉棒继续蹂躏蜜壶。(不行、这样下去、我会变得不是我了……可是、好舒服……)八云束手无策。「呀嗯!咿、啊、嗯啊!啊呼……嗯嗯!嗯呼、啊啊嗯!」肉棒顶进去,丰满乳房激烈晃动,胸口大开裸露出来的肌肤,染上嫣红,流 亮黑髮彷彿有了自我意识飘动着。 八云全身充满难以言喻的淫糜魅力。「哈、啊、咿……不行、里面、啊!啊、啊、咕、呼啊啊!太、一……这、 这样、太、激烈、了……啊啊!」 从八云初次相遇给自己的恐怖印象,现在却出现难以想像的痴态,太一肉棒 化为凶器,继续挖掘小穴。 「太一、不行、真的……呼啊嗯嗯!不行、已经、已经、咿、啊、咿……咿 呜、所以、嗯啊啊、咿呜呜!」 裂缝溢出淫汁,流到八云的大腿。伴随抽送,结合部位出现淫美水声,以及 腰部互相撞击的乾燥声音。周围没有他人气息,八云声音也不会被人听到,但这 样在黄昏的野外打砲,还是很冒险。 (咕……差不多了。)持续活塞运动,感觉到血液往海绵体集中。离射精只差临门一脚──这幺感觉后不久。「太一!咿呜!咿、啊、一起、啊、嗯、呼啊啊、高潮!里面、全部、射、 出来!」 「糟糕──」「呼啊、嗯嗯!又、变大了!好、撑!不行、真的、快坏掉了!不行、快疯 掉了!太一!」 「呜呜、射了!八云!」「呼啊啊啊啊!太一!高潮了、里面、射满!里面、全部射满!」互相喊了彼此名字后,太一跟八云两人同时达到高潮。「呵哈哈……灵体本来就无法起身啊。」八云熟练穿好衣服后,在太一身边说着。八云身体飘在变成浅墨色的天空中 ,依然摇摇晃晃的。 「呵呵,太一,这下我跟你就是一心同体了,催眠术也给你了。来,随你高 兴支配这里了!」 八云心情很好,面对太一说出这段话。虽说自己接受了催眠术,身体内外却 感觉不到什幺变化。 「嗯……总觉得没有什幺感觉啊。」「不必担心。有好好给你了……来,高兴一点吧!」(……八云、很开心的样子……)看见现在的八云,脑袋浮现刚刚可爱喘气的模样──太一下意识浮现笑容。「……笑什幺?很噁心啊。」「……不,没什幺。」(不能说八云笑起来很可爱啊。)「呃──好痛!八云!会痛啊!」背部被用力拍了一下。很痛,八云是使劲打的。明明作爱时候那样娇弱啊。「哈!谁叫你脸上都是奸笑!」「很过分啊!」「哈哈、算了算了……好──走吧!」「……啊、嗯,该回去了。」总之先回去校舍。「喔喔!走啰,要怎幺玩弄理事长呢?呵呵呵,首先让她……高兴吧,太一 ,我创立的指南所,就要双手奉送给你了!」 同时,身边带着斗志旺盛的神灵。<待续>